bismillah

這個故事也是 南非荷蘭文阿姆哈拉文阿拉伯文保加利亞文捷克荷蘭英語芬蘭文法國德國希臘希伯來文印度文義大利日本馬來文挪威波蘭葡萄牙羅馬尼亞俄羅斯塞爾維亞文西班牙文史瓦希里文他加祿語土耳其烏克蘭文烏爾都語的優魯巴文

我歸信伊斯蘭的奇妙歷程

當有人問我最近何以歸信伊斯蘭時,我吃了一驚,也有些詫異。我從沒想過歸信伊斯蘭對我的人生會是一個如此關鍵的轉折。我是於何時首次質疑天主教?又於何時首次打算成為一位穆斯林?思索這些問題的答案所需的更廣泛思考遠超出我的想像。要真正回答這些問題,我須從頭說起,以便你了解我對人生的觀念,以至我最終接受伊斯蘭教真理的原委。我67歲時歸信伊斯蘭,我感謝上帝恩賜我成為一位伊斯蘭的遵循者。 “安拉欲使誰遵循正道,就使誰的心胸為伊斯蘭而敞開;安拉欲使誰誤入迷途,就使誰的心胸狹隘,﹙要他信道﹚,難如登天。安拉這樣以刑罰加於不信道的人。” (古蘭經6:125)

我生長在一個信仰羅馬天主教非常嚴謹的家庭,我是家中三個孩子排行中間的女兒。我父親非常艱辛努力的工作,他每天早出且非常晚歸,他必須這樣做工,才可以讓我母親待在家裡照顧我們姐妹。很不幸的有一天,母親告訴我們父親遭遇車禍。父親突然去世,我們的生活頓時陷入危機。由於父親的去世,我母親迫不得已必須再次出外找工作。我的母親,曾是一名護士,現在被迫出來工作支持家計。她在當地醫院找到了一份工作,而且時常必須值兩個班。由於有了這份職務,我的母親再也不能妥善的照管我們。儘管她把我們送去天主教學校,她的工作使她無法專注照顧她的女兒們。

由於這樣我有很多時間跟朋友一起在當地的咖啡館度日。在那裡,我遇到了一個非常好的穆斯林男子,也是將來成為我丈夫的人。我母親並不知道我和這位男人認識。當我告訴她,我們相愛並想結婚。母親警告我說,由於我們來自不同的背景,最終婚姻會有問題。她說,如果我們未來有了孩子,在宗教信仰上必定會發生無盡問題。我當時才二十多歲,我無法想像到我們的婚姻會出現任何問題。我是如此的愛他,也深感幸福將有人會照應我。我的丈夫不是一位很虔誠的穆斯林。那時我深信我能夠說服他改信天主教。至於我們沒有相同的種族背景,我自認足夠開明,並興奮地深信我可以接納一種新的文化。

婚後的幾年我們都生活的很好,我們過著幸福的日子,我們也沒有宗教的問題。上帝賜給我們一個美好的兒子,然後幾年後又有一個漂亮的女兒。我們繼續過著和諧的生活,我甚至開始帶我的孩子每個週日去教堂禮拜。開始時我的丈夫並未阻止我。然而,我帶孩子去了幾次後,他說他不希望孩子再去教堂。坦白地說,我很生氣和沮喪。我反駁他,說 “為什麼不能去?”, “有任何宗教信仰總比沒有好!”。我真的不明白帶孩子去教會有什麼不對。到此時刻,我們都從未討論過宗教。事實上,我從來就沒有質疑過天主教。我一出生就認為天主教是個正確的宗教。從這一天起,很多問題開始顯現。我們開始時常爭執,為任何事或任何人都可以爭吵。現在,小事變成了大事。宗教成了我們之間的爭論點。我們的文化差異也成為一些爭論之事。我們開始為他家和我家的事情爭論,最不幸的是,我們也為孩子的養育爭吵。我母親早前的警告已經慢慢的成為事實。

現在,在我們婚姻中僅存的和諧,就是那充滿智慧、真誠、關懷及慈愛的公公。我的公公很疼愛我先生和孫子,也把我當成自己女兒對待。他是一位非常虔誠的穆斯林,也是一位非常有智慧的人。當時,我尚未廣泛的接觸伊斯蘭教,我的公公是第一位引介伊斯蘭教給我的人。他每天祈禱,齋月期間禁食,而且非常慷慨的幫助窮人。我能感覺出他與上帝之間的連繫。事實上,我的公公是如此善待窮人,每天下午他於清真寺祈禱完畢回家,都會邀請有需要的人一道回家共進午餐。幾乎每日如常,直到他95歲去世時,親戚們都說他一直保持著這個習慣。

我的公公不喜歡我丈夫和我之間的爭吵,他勸告我們應尋找出解決之道,以免孩子受害。他積極的幫我們尋找解決方案。公公要求我丈夫給我多一點空間讓我信奉我的宗教,可是這已經不是宗教之間的問題了。我感到沮喪,並希望暫時停止婚姻關係。當我提出與我的丈夫分居時,他也認為也許這是我們最好的選擇。俗語說: “分離會讓你的心更想念對方”,可惜對我們而言卻不是這樣,反而分居讓我們距離更遠。最後,我們決定離婚。雖然我很希望孩子同我一起生活,但我們都認為孩子還是比較適合跟父親一起。父親在經濟上可以給他們舒適的生活,是我無法提供的。我每天晚上都想念他們。我搬回去跟我母親住,每個星期都會跟孩子見面。我的前夫會在星期五下午把孩子載過來,再於星期天早上接他們回去。雖然這種安排很痛苦,但聊勝於無。

每天晚上臨睡前,我都會閱讀聖經。當我的孩子們到我這邊來時,不管他們明白與否,我都會讀聖經給他們聽。讀完過後,其中一晚我會禱告祈求耶穌,另一晚我會禱告祈求天使,另一些晚上我即禱告祈求不同的聖徒,當然有一晚也我會禱告祈求聖母瑪利亞。然而,有一天晚上,所有禱告祈求的聖徒名字都提過了﹐不知還可以祈求誰?然後我說,“那我們現在來祈求禱告上帝吧。”我的兒子說,“好吧,誰是上帝?” 我說, “他是創造你,也是創造我的神。他永遠與我們同在。” 兒子在思考琢磨我剛才所說的那些話。我一邊揉著我的十字架說,“現在,感謝上帝。” 他看著十字架說,“媽媽,那是誰? ” 我說,“ 這是上帝,他是上帝的兒子。” 兒子說,“妳一分鐘前告訴我,上帝是永遠的,怎麼這個是已死的? ” 在我的生命中,我從來沒有意識到這個事實。他問我上帝是從哪裡來的,我說是從聖母瑪利亞的腹中生出來的。他說, “哦,原來他也是被生出來的。”我說,“嗯,是的。” 接著他又說,但是妳告訴我,“他是永遠的。他永遠不死,他也從來沒有出生過。” 我的兒子,現在才大約八歲,直接問我,“媽媽,妳為什麼不單單祈求上帝的幫助? ” 我很驚訝,也感到有點震驚,他會質疑我的宗教。我告訴他,我也禱告祈求上帝啊。我萬萬想不到,這個兒子長大後會在我身邊時刻提醒我,必須崇拜唯一的真主。感謝上帝。

幾年後我再婚,並搬遷到澳大利亞。我前夫一家也搬去了沙特阿拉伯。我非常渴望見到我的孩子。最終我在意大利開始了新的家庭,並成為三個女兒的母親。儘管如此,每一個晚上我都會“以聖父、聖子和聖靈之名” 祈禱。在忙碌中匆匆渡過了許多年。於一個令我興奮的夏天, 我的兒子和女兒將要來探望我。這時我的腦海裡浮現很多問題︰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分離,他們會樂意見到我嗎?我們見面將談些什麼呢?我祈禱求助。當我在機場見到他們的時候,我所有的恐懼全都拋到腦後。孩子與母親之間的那份天然血緣親情,彷彿沒有時間的隔閡。我的兒子比較敢說話。他提醒我說,他們不吃豬肉,也不吃含有酒精的食物。我告訴他,我記得他的宗教,也告訴他,我也不吃豬肉,也不喝酒,我仍保有自從嫁給他父親以來的老習慣。至於用酒調味,我會確保當孩子同我在一起時,我做菜時不用酒。

我們渡過了一個非常愉快的夏天,彼此嘗試去了解對方,也讓他們認識他們的新姐妹。大家一塊去野餐、郊遊和游泳。我不希望這美好的時光結束。但我知道,他們必須回到沙特阿拉伯去過自己的生活。我問了女兒一個可怕的問題︰她後母如何對待她?她說就如對待自己親生女兒一樣。聽了之後,我深感安心。

在那個夏天之後,我的孩子還來探望過我兩次。當我的兒子21歲時,他來和我住了6個月。我們常談論宗教,甚至到辯論的地步!我的兒子和我的性格有些相似,但也有些不同的地方,尤其在一點上,我們有著非常明顯的差別!那就是在辯論時,我很暴躁,而他相當冷靜。所以每當我情緒失控時,他會保持冷靜。所以儘管有衝突時,此種情況使我們在辯論時仍不至於失和。我們個性雷同,我們有愛心、慷慨、和樂於助人。我最欣賞我兒子的是他對所做一切的那份執著。他是個很親切、溫和的人,更且保有做人的原則和做事的耐心。我很欣賞他的能力,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保持頭腦冷靜。他非常有邏輯觀念,不會拖泥帶水去解決問題。他會嘗試找出解決之道且平息任何事情。我多麼希望我的兒子能歸信天主教。我多麼希望他會成為一名牧師,我覺得他會是位好的傳教士,他是個畏懼上帝的好孩子。他有擔任神職人員的資質。有一次,我告訴他,他可以成為一位成功的牧師,我的兒子笑著回答說︰不是他可成為一名天主教的牧師,而是他的母親可能會成為一位穆斯林。

6個月後,我的兒子表示想去美國。最終他到了美國定居,並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住了下來。同時,我也成了寡婦,並帶一個小女兒。我的兒子非常希望我同他一起在美國居住,所以我和我17歲的女兒一起過去找他。我們喜歡美國,而且我的女兒也很快就開始有了自己的生活。我的兒子和我什麼都沒改變,我們繼續談論天主教和伊斯蘭教,我們都很堅持,誰都不讓步。有時,當談論到 “三位一體” 的議題時,我找不到任何答案反駁他,我只好無奈的走開。當我感受到他批評我的宗教時,我會非常憤怒。

我問, “你為什麼不能像其它人一樣?”, “其他穆斯林接受我,不會嘗試勸我歸信。” 他回答, “我不像其它人, 我愛你,我是你兒子,我要你去天園。” 我告訴他,“我會去天園,我是一個善良又正直的女性,我不說謊,偷竊或騙取。” 我的兒子說,“這些行為是必要的,在這個世俗的世界有幫助,而古蘭經中多次提示,真主不會原諒為主舉伴(多神教)。古蘭經中,上帝唯一不會原諒的罪惡就是為主舉伴,但他可原諒他所意欲的其它一切。” 他懇求我閱讀、學習、及探索伊斯蘭教。他提供給我許多書籍,希望開啟我的心智,但我拒絕。我生為天主教徒,也要死為天主教徒。

在接下來的10年裡,我一直同我的兒子、媳婦和親戚們住在附近。不過,我也想同我仍在沙特阿拉伯的女兒相聚一陣,可是簽證不容易辦到。我兒子開玩笑說,如果我接受伊斯蘭教,就可持副朝簽證進入沙特。我很生氣的告訴他我不是穆斯林。經過艱難的嘗試並透過人情關係,我得到了去探望女兒的訪客簽證。她現在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臨走前,我兒子給我一個擁抱,並告訴我他是多麼愛我,多麼想把我帶去天園。他接著說,他這一生已擁有一切他所想要的生活,唯獨媽媽尚未成為穆斯林。他告訴我,他每天向上帝(真主)禱告,祈求真主改變我的心意接受伊斯蘭教。我告訴他,那是永不可能發生的。

我探望了我在沙特阿拉伯的女兒,也同時愛上了那個國家、氣候、和那裡的人。 6個月過後我不捨得離開,於是我申請簽證延期。我每天聽到5次的宣禮(喚拜),並目睹那些忠實的教徒關起店鋪,走去祈禱。雖然這是非常感人的,我仍繼續每天早晚讀我的聖經,並用念珠祈禱。我的女兒或任何其他穆斯林都從未與我談及伊斯蘭或勸說我歸信。他們尊重我實行我自己的信仰。

我的兒子要來沙特探望我,我真的很高興,我很想念他。他到來不久後,又開始追著我談他的宗教和一神論。我非常生氣的告訴他,我在沙特阿拉伯已超過一年,沒有任何人對我談及宗教。而他,在抵達的第二晚,就馬上開始對我傳教了。他道歉,並再次告訴我,他是多麼的希望我能接受伊斯蘭教。我又告訴他,我絕不會放棄基督教。他問我關於三位一體,以及我怎會相信這毫不合邏輯的東西。他提醒了我那在我心中早即潛存的疑惑。我告訴他,你只要有信心,一切都不須合乎道理。他似乎開始接受了這個答復,我很高興,我終於贏了一次宗教的討論。然後我開始解釋耶穌的神蹟給他聽。啊哈!我想,我終於可以慢慢讓他瞭解。我解釋了耶穌的奇蹟誕生、聖母瑪利亞、耶穌為我們的罪而死、上帝將他的靈吹入他、耶穌是上帝,耶穌是上帝的兒子。他靜靜的聽著,整個時間都是我在發言,我的兒子沒有反駁。然後,他靜靜地問,“媽媽,如果耶穌星期五的死是為了我們罪,然後如妳所說,三天後的星期天他復活了,那麼是誰在那三天統治這個世界?媽媽,請解釋給我聽?” 我想到這個問題的邏輯,並在那一刻,我知道那是毫不合道理的。

我說,“耶穌是上帝的兒子,耶穌和上帝是一樣的。” 我兒子回說,“牛生小牛犢;貓有小幼貓;人類有小幼兒。若上帝有兒子,他是什麼?叫小上帝嗎? 若是那樣,那麼你們有兩個上帝嗎?” 然後他問,“媽媽,你能不能成為一位上帝?” 我告訴他那是個可笑的問題,人類永遠也成不了上帝。(現在,我真的很生氣) 他接著問,“耶穌是人嗎?” 我回答說,“是的。” 他接著說,“因此,他不可能是上帝。” 而且上帝變成為人也是種荒謬的說法。上帝又不可能採取人性化的特點,因為這意味著造物主已經成為他的創作。但創作是造物主創造行為的產物。如果造物者成了他的創作,那豈不是造物主創造了自己,這明顯是個荒謬的說法。要被創造,他首先必須不存在。如果他不存在,他怎麼可能創造?另外,如果他被創造,那就意味著他有一個開端,這也違背了他是永恆的。根據定義,創作是需要創造者的。被造物若存在,他們必須有一創造者使它們存在。上帝不會需要一個創造者,因為上帝是造物主。因此,這種理論存在著明顯的矛盾。將造物主指稱為其被造物意味著他需要一個創造者,這是一個可笑的概念。它違背了上帝非受造、無需創造者、和本即是創造者的基本概念。我自知提不出答復給他,就說,“讓我想想答案吧。”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想我兒子所說的一切。耶穌是上帝兒子的這種想法對我已經沒有意義了。我也不能接受耶穌和上帝是同一位的事實。睡覺前的那個晚上,我的兒子鼓勵我臨睡前向上帝祈禱,並祈禱他引導我至正確的方向。我答應我兒子,我會真誠地祈求上帝給我答案。我回到房間,開始閱讀我兒子給我的書籍。接下來,我翻開古蘭經開始閱讀,我感覺我內心中某些東西仿彿被釋除了,我感覺出那種不一樣的感覺。我看到了伊斯蘭教的真相。這些年來,我到底在抗拒些什麼?

那天晚上,我向獨一的上帝祈禱,不是耶穌、不是聖母瑪利亞、也不是天使、或聖使、或聖靈。我哭著向上帝祈求,希望他能引導我。如果伊斯蘭是正確的選擇,請改變我的心靈吧!然後我就去睡了。第二天早上醒來後我即告知我兒子,我願意接受伊斯蘭教了。他吃了一驚。我們倆都泣不成聲。我的女兒和孫女都被叫了來見證我以阿拉伯語、意大利語和英語的歸信宣誓(作證言)︰

أشهد أن لا إله إلاَّ الله و أشهد أن محمد رسول الله
"ASH-HADU ANLA ELAHA ILLA-ALLAH WA ASH-HADU ANNA MOHAMMADAN RASUL-ALLAH".
"Non c'è altro Dio al di fuori di Dio, e Mohammed è il Messaggero di Dio."
“我作證︰萬物非主,唯有安拉,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

作證言是皈依穆斯林信仰的誓詞,信仰獨一的安拉,並承認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我感到自己是一位已改變的女性。我很高興,好像有人從我的心裡解除了黑暗的遮帳。所有認識我的朋友都不敢置信我歸信了伊斯蘭教。有時候,甚至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伊斯蘭教給我的感覺非常合乎真理邏輯,安寧而祥和!

我的兒子返回美國後,我學會了背誦阿拉伯文的古蘭經首章,並進而學會了作禮拜。我現在雖然已是一位穆斯林,但一切生活如常。我一直很喜歡同我女兒去參加家庭聚會或社交活動。我會參加家人和朋友的婚禮、指甲花宴會、新生嬰兒的慶宴、及喪葬的慰問。在我皈依伊斯蘭約6個月後,我於一次葬禮中深受感動,令我對伊斯蘭的美好有了更深切的體悟。那次是一名小男孩病故。我女兒正準備出門赴喪家,我問她是否與喪家熟識,她說並不認識。 “那為何要去?” 我問。 她說, “因為喪家正遭遇悲痛,我們穆斯林有義務前去慰問,或許可以提供些幫忙。” 我當下決定更衣同往。到達喪家後,我們很驚訝且感動的發現,有如此眾多的人趕來對喪家關慰致意。在我目睹此悲傷情景下,唯一浮上心頭的是伊斯蘭教確是如此麼美好的宗教,如此眾多的穆斯林只因感懷他們的責任便紛紛趕來支援喪家。由此事件所顯示出穆斯林傾力扶危的同情心,再次的證明了伊斯蘭教的美好。

感讚安拉,我現已歸信穆斯林八年。自歸信後,我已同兒子女兒作過兩次副朝。我的兒子和女兒陪我巡游卡巴天房(位於沙特阿拉伯的麥加城),及麥地納的聖寺。我剛滿75歲,感讚安拉。有時回想當初,我給我兒子帶來諸多困難和痛心,而他仍欣然樂意的孝敬我,以之將我帶入伊斯蘭教。他接著說,先知(SAW)曾說 “天園在母親的腳下”。這段聖訓的意思是,你們應當孝順母親並妥善的照顧她。我肯定的期盼於我腳下有我們倆人的天園。我也在想如果我的女兒當時若給我些壓力,或許我會更快些成為一位穆斯林。不過我的兒子提醒我說,安拉是最好的規劃者,唯獨安拉可以賜人引導,“你必定不能使你所喜愛的人遵循正道,安拉卻能使他所意欲的人遵循正道,他知道誰是遵循正道者” (古蘭經28:56)。最大的福份莫過於蒙賜安拉的引領,導我於伊斯蘭的正道,讓我作一位穆斯林,託靠主,同我的孩子一起進入天園。
« 阿敏 »

這個故事也是 南非荷蘭文阿姆哈拉文阿拉伯文保加利亞文捷克荷蘭英語芬蘭文法國德國希臘希伯來文印度文義大利日本馬來文挪威波蘭葡萄牙羅馬尼亞俄羅斯塞爾維亞文西班牙文史瓦希里文他加祿語土耳其烏克蘭文烏爾都語的優魯巴文

Go to www.islamicbulletin.com ⇒ Enter HereHow I Embraced Islam.

top

The Islamic Bulletin
P.O. Box 410186, San Francisco, CA 94141-0186
Phone 415-552-8831
info@islamicbulletin.org